万能检测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万能检测设备
热门搜索:

四人寝室4146

发布时间:2020-04-10 14:16:26阅读:来源:万能检测设备

四十一、是他

当果园子里充满了奇怪味道的时候,我的脸颊热得发烫,心里气得要死,顾不得身边那些小树的感受,飞似的离开朝院长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院长办公室其实是在我们学院的实验室里面,单单一间不小的房间,豪华的门面,旁边贴着“实验重地,闲人免进”,看起来气派非常。

我站在门前,正思量自己是否属于闲人时,里面传来小黑和小回的声音。

“小莫怎么还不来?”小回懒散的问着。

“大概还在解决。”小黑的笑声响起,我的脸又开始发烫,紧接着有传来两个蛔虫一起高笑的声音,那场景我是可以想象出来的,他们一定是在浑身颤抖的捂着肚子,口水顺着裂大的嘴角喷出,然后脸笑得通红,抱成一团……

“够了。”我甩甩头发,推开门,冲着两个蛔虫大吼着,“小回,亏你还自称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尽帮着别人欺负我。”

“哈哈。”两个小家伙看到我进来又开始笑,小回指着我颤抖着身体笑得非常夸张,“不是我帮别人,是你害人不成,结果自己……哈哈……”

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什么了,于是瞪着他们,“你们叫我来就是想笑我的吗?”

“哦,不是。”小回和小黑强忍着笑,脸憋得通红,“我们差点忘记主要目的了。”

“主要目的?”

“恩,小莫,我不是说过要带你来玩吗?”小回眨巴着眼睛,“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好好的玩一下。”

“玩什么?”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实在找不出什么好玩的东西。

“笨,谁说在这里玩了,我们只不过来这里碰个头。”小回说道,“我们要玩的在实验室里面。”

“快点说,到底是什么?”我的好奇心蠢蠢欲动,心里暗暗笑起来,明白小回一定是发现什么好东西了。

小回清了清嗓子,装模做样的站起来,高声问着,“二十一世纪最重大的发现是什么?”

“不知道。”我摇摇头,明白它又在卖关子。

“嘿嘿,真笨,果真是死亡家族最笨的人。”小回吸了吸鼻子,一副高傲的神情,“告诉你吧,二十一世纪最重大的发现就是——‘蛔虫寻呼’。”

我和小黑对望了一眼,一滴冷汗从我们头上掉下来,我发现这是我和小黑的第一次共识。

“但是,院长这个老头却大言不惭的说他发明的一种乳酸菌比我们的‘蛔虫寻呼’更厉害。”小回依旧高声演讲,语气中夹杂着气愤和不屑。

“好了好了,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实在是没耐性的人。

“别着急,我马上就说到重点了。”小回笑了起来,“院长那个老头发明的l型乳酸菌据说可以发酵出不致癌的酸菜,也可以发酵美味的啤酒红酒,还可以做我最爱喝的酸奶,当然,虽然他做的酸奶很好喝,但也不能收买我维护二十一世纪最重大发现的决心。”

小回说到这里,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它要做的事情,于是抬眼看小黑,小黑一副无奈的样子,溜到我身边低声说,“小回喝光了人家新发酵的十罐酸奶,院长一直以为有小偷,所以就没有继续做酸奶,它喝不到,所以找借口想报复他……”

我了然的点点头,心想这果然是小回的作风,并且发现小黑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

“所以我决定……”小回依旧在高声演讲,“喂,你们听好了,所以我决定,要给那个老头点颜色看看。我要让他承认我们的‘蛔虫寻呼’才是最厉害的。”

“那你打算做什么呢?”小黑环着手臂笑着问。

“不是打算做什么,是已经做了什么。”小回笑得脸部都扭曲了,“我早就把‘蛔虫寻呼’加到那种弱酸菌中。而且,一会儿就会有一个品酒会,有很多国内国外的科学家和品酒师来品尝和鉴定这种酵母的品质,所以……哈哈……”

小回的笑声分外的刺耳,我看看小黑,它耸耸肩,“小回说什么就一定会做什么的。”

“所以我们就跟着它看热闹就好。”我无奈的摇摇头,“但是这样做好象很不道德。”

小黑看着我,忽然趴到我耳边,“小莫,你难道不知道,蛔虫的道德标准和人类不一样。”

我若有所思,“的确不一样,而且是大不一样……”

品酒会就在实验室里举行,其实这并不能算是一个品酒会,或许我们称之为中老年交流会更为恰当。整个品酒会的流程就是院长这个老头带领着比他年纪大一些或小一些的老头们,一个实验室接着一个实验室的转悠,然后他们一起来到一间刚刚打扫好的屋子,这间屋子里有一个巨大的长桌,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酒,色彩斑斓,很是好看。

我和小回还有小黑躲在另一间屋子里兴致迥然的欣赏一出好戏,小回从老头们一进门开始就笑个不停,我想院长新发现的乳酸菌发酵的酸奶一定非常好喝,不然小回不会如此激动。

院长今天穿戴得很整齐,西装加身,领带打得干净异常,似乎标榜着自己不仅是个科学家还是个非常有名的科学家。

他满脸堆笑,这说明跟在他身后的那些老头也不是简单的角色,而且通过他的笑容,我想他肯定是昨天晚上练习了一晚上如何去笑,不然今天院长的脸上也不会盛开出惹人怜爱的大菊花。

我正看得尽兴,却意外的发现在老头云集的地方却突兀的夹杂了一个年轻人,而这个年轻人就是当初给我监考过的老师,我记得他曾经在我们五分钟交卷的事件中要求我们上他的研究生,但庆幸的是他被院长及时拉走。他出现在今天的品酒会上可能说明两个原因,一是他是院长的得力助手,在生物工程方面很有建树,二是他和院长或许有着渊远流长的亲戚关系,我之所以这么想完全是因为我们在一次偶然中发现院长通过自己的职务之便把他们家有着微弱血缘关系的一大群学习不好的孩子统统送进了我们学院排名第一的“生物工程”专业,后来这个专业就被外面的人称为“后门工程”,并且导致该专业的学生在学校里羞于公开自己的专业,我和王沙沙吴欣赵男对此气愤非常,当然,我们之所以气愤的原因就是,我们的专业都是“后门工程”。

话说回来,这个年轻老师跟在院长的身边,神情自如,却与我前些日子所见的有些不同,至于哪里不同,我也说不上来,但他的气息却和以往没什么改变,所以我猜想他一定是遇到什么好事,所以才显得神采奕奕。

我正想着,小回的笑声传来,“哈哈,小莫快看,快看。二十一世纪最重大的发现马上就会被那些老头发现了。”

我抬起眼,看到那些老头站起身来,走到长桌旁边,拿起闪闪发亮的酒杯,然后在院长的指点下倒出各种各样的酒,那酒的颜色真的很好,金黄的啤酒似乎散发着清香,而透亮的红酒也现出诱人的色泽,而白酒定是香醇绵长的吧。

那些老头把杯子拿到鼻前,轻轻的闻着,然后每人人都神情怪异,相互抬起头看着彼此。而院长却笑得意气风发,似乎在对他们说,“喝吧喝吧,快点喝吧,尝尝我美味的l型乳酸菌……”

老头们皱着眉头,把酒杯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忽然间瞪大了眼睛,脸象发光的大红灯笼,他们围绕着长桌串成一串,像极了灯会的门面,很有过年的气氛。

“哈哈哈哈。”小回的笑声里充满了奸诈和满足,“他们全都喝到了,哈哈。”

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看到品酒会被小回弄得这般模样,又可怜起那个悲哀的院长。而此时院长正看着那些大红灯笼呆呆的不知所以。

接着,那些老头瞪大了眼睛转向院长,脸部扭曲着表示他们的吃惊和愤怒,并且想极力演示住什么,而院长也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展示着自己的无辜和善良,这场景看上去更像一出不错的哑剧。

我笑着问小回,“你往里面加了‘蛔虫寻呼’?”

“当然了,不是都告诉你了嘛。”小回笑得前仰后合。

“可是你到底加了多大量,而且你加的是什么味道的?我怎么光看到他们瞪眼睛,没有看到他们开始排气?”

“嘿嘿,小莫,我加的量不大,也就是你刚才吃的十倍吧,并且我只放了一种味道。”小回斜着眼睛笑着回答。

那些老头们的脸更红了,肚子开始胀大,双手捂在上面,头上隐隐约约有汗珠滴下。我知道他们要开始重复我在果园里的事情了,并且要比我厉害十倍。

“那么我们是不是现在该逃了,不然我可不愿意被各种味道包围。”我看向小回。

“恩恩,快走快走,这次应该威力强大。”小回拉住我和小黑飞似的跑了,一边跑还一边说,“小莫,我都说了这次我只加了一种味道的。”

“什么味道?”我问。

“原味的。”小回的笑声还遗留在生物楼中。

“那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原原本本的屁的味道……”

我顿时觉得浑身一冷,无数滴冷汗从额头滴下,无法想象院长将要遭受或者正在遭受什么样子的煎熬。转眼看向小黑,可小黑却只低着头,眉头锁得紧紧的,似乎在想着什么。

“小黑,你怎么了?”我摇了摇它的肩膀。

“啊?”小黑回过神来,“我没事。”

“那你发什么呆?”

“小莫,你刚才注意到那个年轻人了吗?”小黑忽然冒出这个奇怪的问题。

“你是说那个院长身边的年轻人吗?”我说,“他也是我们学院的老师。”

“那你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小黑的眼睛盯着我,神情怪异。

“没有啊。”我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他最近很有精神的样子。”

“哎!”小黑叹了口气,“从一开始我就注意到他,我说过我不会读心术,但是我可以从人们脸上细微的变化来猜想他们的内心。”

“你想说什么?”小回问着。

“那个年轻人不是一个年轻人。”小黑顿了顿,“他从一开始就看出酒里有问题,但他并没有说出来,他的脸上变化为邪恶的笑,我知道他想看这个笑话,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你到底在说什么?”小回疑惑的问着,“什么年轻人不是年轻人?”

“我是说那个年轻人的灵魂已经被别人取代了。”小黑的脸变的严肃,“并且我们从他的气息上并不能发现,也就是说他能把自己的气隐藏得完美无缺……”

“你是说……”我打断了小黑的话,一种强烈的不安笼罩在天空上。

“恩。”小黑点点头,“我觉得是他。”

“是他?”小回看着我们两个,“是谁?”

“暗黑之神……”

四十二、戒指

我很庆幸认识小黑,也很庆幸有个喜欢喝酸奶的小回,它们让我所担心却期待出现的人浮出水面。

爷爷和爸爸还有叔叔们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情,大家都显得异常平静,包括沈邱。但我知道大家的心里一定和我一样笼罩着惶恐和不安,他们不愿意表露出来,正如我不想表露自己一样。

爷爷说暗黑之神潜伏在我们身边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进一步行动,想必是在顾虑什么或者在等待什么,而且他肯定也还没料到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于是让沈邱今晚去通知死神。

回到宿舍后,我们四人又聚在一起,沙沙和吴欣赵男更是沉默得让我心酸,屋子里安静得让人窒息,从没有过的情景正在上演,似乎预示着谁的离去,冥冥中涌动着一种哀伤,一圈一圈的将我们围绕,像无数条毒蛇,张开另人恶心的嘴露出泛着寒光的毒牙,细长的舌尖已经对准我们,随时会扑上来,把毒液注入我们的身体,然后我们就会在痛苦挣扎中死去。

“今天的课程真没意思。”沙沙打破了沉默,“小莫,你又逃课。当然,你逃得非常正确,呵呵。”

“那是。”我甩了甩头发,其实我今天绑了马尾,头发整齐服帖的在耳后,我只是想甩去这种安静和窒息,“我可是咱们中间最聪明的。”

于是大家一阵哄笑,我抬头看着屋顶,那笑容背后隐藏的悲伤刺得我眼睛酸痛,不过那笑声却是我所熟悉的,在那个凉爽的秋天,高个子的王傻傻,矮个子的吴欣还有秃顶的赵男就是带着这样的笑声走进我的生活。然而今天,这笑声又在耳边响起,我却只能期待和盼望这声音多陪伴在我身边一些时候,因为我还没有听够,我喜欢这声音。

广州松下空调维修

集装箱自卸半挂车

回收废旧树脂